江月初

“我想和你一起去征服世界。”

关于“月钩”

  归到玉堂清不寐,月钩初上紫薇花。

  “你的剑,很快。”一个灰色长衫的中年人道,“可惜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江月初苦笑道:“快又如何?我已许久未用过剑。我手中已无剑。”

  岳重霖道:“无妨,青霜借你。”

  那人又道:“为何不用剑,你放不下?”

  江月初道:“我已有太多牵挂。剑总是无情的,我却有情。”

  那人问:“你的牵挂为何?”

  江月初答:“家族,亲人,朋友。”

  那人道:“当舍。”

  江月初回过身,抽出岳重霖腰侧的青霜,道:“不当舍。这些是我心中的牵挂,亦是我手中的利刃。”他随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道:“来战。”

  那灰衣人也将剑从剑鞘抽出,他道:“此剑名为“月钩”。剑身三尺七寸,净重六斤六两。”

  江月初赞叹道:“好剑!”

  那人道:“你若胜了,它便是你的。”

  江月初道:“一言为定。”

  他亮出青霜,岳重霖便道:“此剑名唤青霜。剑身三尺,净重七斤十四两。”

  那人道:“好剑。”

  话音未落,只见两人身形一闪,便都已不在原地。

  江月初已出剑,那人亦已出剑。

  江月初舞出了九道剑影,那人亦挽出了九个剑花。

  剑影已破,江月初手中的青霜已刺进那人胸前,那人手中的月钩却停在江月初胸膛前一寸。

  江月初道:“你败了。”便将青霜从那人胸前拔出。

  那人倒下,温热的血洒在地上,睁大的双眼里满是不相信。

  江月初捡起月钩,并将青霜还给岳重霖。

  江月初道:“你一点也不怀疑我会败?”

  岳重霖道:“不疑。他惜命,你不惜。剑无情,你无情。又怎会败?”

  江月初笑道:“错了错了,是我有情,剑无情。”








  自己瞎捷豹乱写爽爽,毫无常识,看看就好。是前段时间看了陆小凤传奇之后的产物,爆吹古龙聚聚!!!中间那一段是模仿决战紫禁之巅的。不会描写打斗场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