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

冷cp狂魔_(:з」∠)_
傻白甜患者

bg傻白甜

    夜深人静,四下无人,我不明白他为何此时邀我来此地。就算是要赏月,也不应是我。
    我往湖心亭走去,只见他一人倚着石桌饮酒,面对江面,似乎看得出神。
    走近一看,却见他不同往日般严谨,衣襟大敞,这副姿态让我心头一动。
    他似是被我惊扰,将目光从江面收回。
    “阿槿,来坐。”他拍了拍身旁的石凳,示意我坐过去。
    我坐过去,他又靠近我,为我斟酒。
    如果是要喝酒,找我是最合适的了。
    我与他在湖心亭对饮,月色正好,江面时有微风拂过,带着些江面的水汽。
    气氛实在是好,若不是早知道他已有喜欢的姑娘,我此刻就想向他表明心意。
    我这么想,愁意更甚。
    听到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只见他距我不到一尺,吓得我连忙避开。
    我心里暗想:他莫不是喝醉了,把我错当成阿洛姑娘罢。
   又听见他唤我:“阿槿。”
   我回过头,他便吻了下来。
   他嘴唇有些凉,还带着些刚才喝过的桂花酿的味道。
   我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下你可知我心意?”他将我额前碎发拂开。
    “我……”我十分混乱,突然又想到阿洛,便问他:“你不是,喜欢阿洛姑娘吗?”
    他看起来有些吃惊,像是不明白我为何会这么问。
    “阿槿,你对我和阿洛有什么误会?”他问。“我和她不过是故友。”
    “我原以为你对他有意,便帮你说了不少好话。”我说。
    他眼里带笑,问我:“后来呢?”
    “后来?”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半是埋怨道:“后来她讲明了对你没意思,我怕只是我一厢情愿,不敢与你挑明。”
    他问:“这下可算挑明了?”
    他明知我心意,却还要我说出来。
    我只好红着脸,说:“挑明了。”


 

深夜放毒!

【荒天】梦

1.
  大天狗又一次从梦里醒来时,想到了青行灯白天对他说的那句话。
  青行灯说:“你最近经常做梦。”
  他最近总是梦到一个奇怪的但让他感到熟悉的男人。可他从没见过他。
  明天周末,正好轮到他休息。时间还早,大天狗去洗了把脸之后盯着镜子里那个因为没睡好而有些憔悴的自己。之后又回到床上。
  他睡不着,索性就躺在床上想事情。
  他是平安时代的大妖怪,黑晴明一战失败后他便昏迷了很久,醒来之后也忘了许多东西,一直活到现在。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都是人类,人类的寿命不过短短百年,就连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也逃不开。
  安倍晴明去世后,他们这些原本作为他的式神的妖怪,全都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酒吞与茨木回到了大江山,他自己也回到了爱宕山。还有一个人,可他怎么想也记不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妖怪为了不被人类发现,选择了入世,也包括他。
  他们在现在的京都的警署里工作。
  想着想着,大天狗又睡了过去。
  大天狗又梦到那个男人了,那个男人让他感到熟悉而又十分安心。他也是一个大妖怪,是一方水域之主。那个男人还在梦里和他一起去了许多地方。
  大天狗感觉到身体在下沉,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从梦中醒过来。
  他忽然觉得什么都不记得的感觉非常糟糕。

2.
  “其实我们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的,可是荒川大人走之前下了命令。”椒图说。
  “说了也无妨。”青行灯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和荒川的私交还不错。平安京出事的最后一天,他抱着满身是血的你来我这,让我照顾你。我觉得奇怪,他告诉我,黑晴明想要把你的生命献祭,让阴界裂缝扩大。他把你留下就走了。”
  “其实当时大人看上去状态十分不好。”
  “荒川……”大天狗茫然。
  “你把他全忘了。”青行灯玩着她新做的指甲,又看了一眼手机。“大天狗,你该走了。”
  “荒川……他回来了,就算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大天狗说。
  “啧,你这样到底是想起来了还是没想起来?”
  “没有。”

3.
  青行灯让椒图给荒川打了个电话。
  “大人……大天狗大人好像知道您回来了。”
  “你藏不住了。”青行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

4.
  大天狗打开家门,感觉到了一种不属于自己又十分熟悉的气息。
  他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坐在他家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听到了他开门的动静,看向大天狗,“看来他们把汝照顾得很好。”

5.
  大天狗觉得时间仿佛冻结在了这一刻,他脑子里所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在这一刻都涌了进来。
  他们第一次在荒川旁不算美好的相遇,他们一起在黑晴明手下工作,他们每一次争吵…还有最后,他为了让他活下来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黑晴明的攻击。
  大天狗有些紧张,他眨了眨眼,带着惊喜与不安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荒川……”
  “吾回来了,大天狗。”

随手拍拍_(:з」∠)_

青秀山郁金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