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初

“我想和你一起去征服世界。”

今年是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年啦,正好碰到学校百年校庆。
一辈子只有一次甚至一次都遇不上的百年校庆。
看到了好多老校友,看着他们聚在一起就觉得很感动。
我爱一中!

奇怪的梦

    我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摸出手机一看,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觉醒来,我感觉好像不太对劲,当即拿起枕头边上的桃木剑就往客厅跑。
    客厅,我看见我妈正拿着一沓符往门上贴。于是我决定下楼去看看。
    我提着剑,到了一楼,发现我奶奶正冷冰冰地看着我,并从袖子里掏出两个不锈钢碗,扔在地上,不锈钢碗就变成了两个小僵尸。
    我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心里却早已笑成了傻逼。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又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关于“月钩”

  归到玉堂清不寐,月钩初上紫薇花。

  “你的剑,很快。”一个灰色长衫的中年人道,“可惜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江月初苦笑道:“快又如何?我已许久未用过剑。我手中已无剑。”

  岳重霖道:“无妨,青霜借你。”

  那人又道:“为何不用剑,你放不下?”

  江月初道:“我已有太多牵挂。剑总是无情的,我却有情。”

  那人问:“你的牵挂为何?”

  江月初答:“家族,亲人,朋友。”

  那人道:“当舍。”

  江月初回过身,抽出岳重霖腰侧的青霜,道:“不当舍。这些是我心中的牵挂,亦是我手中的利刃。”他随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道:“来战。”

  那灰衣人也将剑从剑鞘抽出,他道:“此剑名为“月钩”。剑身三尺七寸,净重六斤六两。”

  江月初赞叹道:“好剑!”

  那人道:“你若胜了,它便是你的。”

  江月初道:“一言为定。”

  他亮出青霜,岳重霖便道:“此剑名唤青霜。剑身三尺,净重七斤十四两。”

  那人道:“好剑。”

  话音未落,只见两人身形一闪,便都已不在原地。

  江月初已出剑,那人亦已出剑。

  江月初舞出了九道剑影,那人亦挽出了九个剑花。

  剑影已破,江月初手中的青霜已刺进那人胸前,那人手中的月钩却停在江月初胸膛前一寸。

  江月初道:“你败了。”便将青霜从那人胸前拔出。

  那人倒下,温热的血洒在地上,睁大的双眼里满是不相信。

  江月初捡起月钩,并将青霜还给岳重霖。

  江月初道:“你一点也不怀疑我会败?”

  岳重霖道:“不疑。他惜命,你不惜。剑无情,你无情。又怎会败?”

  江月初笑道:“错了错了,是我有情,剑无情。”








  自己瞎捷豹乱写爽爽,毫无常识,看看就好。是前段时间看了陆小凤传奇之后的产物,爆吹古龙聚聚!!!中间那一段是模仿决战紫禁之巅的。不会描写打斗场面。

【荒天】梦

1.
  大天狗又一次从梦里醒来时,想到了青行灯白天对他说的那句话。
  青行灯说:“你最近经常做梦。”
  他最近总是梦到一个奇怪的但让他感到熟悉的男人。可他从没见过他。
  明天周末,正好轮到他休息。时间还早,大天狗去洗了把脸之后盯着镜子里那个因为没睡好而有些憔悴的自己。之后又回到床上。
  他睡不着,索性就躺在床上想事情。
  他是平安时代的大妖怪,黑晴明一战失败后他便昏迷了很久,醒来之后也忘了许多东西,一直活到现在。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都是人类,人类的寿命不过短短百年,就连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也逃不开。
  安倍晴明去世后,他们这些原本作为他的式神的妖怪,全都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酒吞与茨木回到了大江山,他自己也回到了爱宕山。还有一个人,可他怎么想也记不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妖怪为了不被人类发现,选择了入世,也包括他。
  他们在现在的京都的警署里工作。
  想着想着,大天狗又睡了过去。
  大天狗又梦到那个男人了,那个男人让他感到熟悉而又十分安心。他也是一个大妖怪,是一方水域之主。那个男人还在梦里和他一起去了许多地方。
  大天狗感觉到身体在下沉,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从梦中醒过来。
  他忽然觉得什么都不记得的感觉非常糟糕。

2.
  “其实我们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的,可是荒川大人走之前下了命令。”椒图说。
  “说了也无妨。”青行灯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和荒川的私交还不错。平安京出事的最后一天,他抱着满身是血的你来我这,让我照顾你。我觉得奇怪,他告诉我,黑晴明想要把你的生命献祭,让阴界裂缝扩大。他把你留下就走了。”
  “其实当时大人看上去状态十分不好。”
  “荒川……”大天狗茫然。
  “你把他全忘了。”青行灯玩着她新做的指甲,又看了一眼手机。“大天狗,你该走了。”
  “荒川……他回来了,就算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大天狗说。
  “啧,你这样到底是想起来了还是没想起来?”
  “没有。”

3.
  青行灯让椒图给荒川打了个电话。
  “大人……大天狗大人好像知道您回来了。”
  “你藏不住了。”青行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

4.
  大天狗打开家门,感觉到了一种不属于自己又十分熟悉的气息。
  他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坐在他家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听到了他开门的动静,看向大天狗,“看来他们把汝照顾得很好。”

5.
  大天狗觉得时间仿佛冻结在了这一刻,他脑子里所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在这一刻都涌了进来。
  他们第一次在荒川旁不算美好的相遇,他们一起在黑晴明手下工作,他们每一次争吵…还有最后,他为了让他活下来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黑晴明的攻击。
  大天狗有些紧张,他眨了眨眼,带着惊喜与不安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荒川……”
  “吾回来了,大天狗。”

随手拍拍_(:з」∠)_

青秀山郁金香